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甲师 > 正文

花150块专业美甲师请上门

  • 美甲师
  • 2021-12-03
  • 201
  • 更新:2021-12-03 11:50:24

  “达到10亿估值,阿芙用了整整8年,雕爷牛腩用了两年,而河狸家如果从3月11日接第一单美甲开始算,仅仅半年工夫。”8月底,人称雕爷的孟醒在内部邮件里如此“炫富”。其中,河狸家竟是让人想不到的美甲O2O。

  大到万达,小到餐饮店,当商界中人开口闭口O2O时,小小的美甲生意早就飞上了风口。

  继阿芙精油、雕爷牛腩之后,孟醒的第三次创业选择了美业O2O,邮件中提到的河狸家是一个美甲师预约和上门服务的移动APP。孟醒宣称,最近一家知名VC已发出正式Term sheet(投资框架协议),B轮融资对河狸家的估值接近10亿。

  美业,在国外称为“BEAUTY ”是美容美发等行业的简称。业内人士用“三高”即高毛利、高附加值、高速增长来形容中国美业的发展现状。截止到2013年年底,美业的从业人口超过千万,整体规模近万亿元,是第三产业中仅次于餐饮的大行业。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O2O对传统企业的冲击,不少O2O创业者把目光瞄向美业这块丰满的“肥肉”。

  《金证券》记者打开河狸家APP,发现“手艺人上门”的标语很显眼,目前主打北京和上海市场。排名靠前的美甲师,普遍已经接单500次以上,而每一单价格大多在150元以上,这其中不乏四五百元的高价单子。

  美业利润惊人,这无疑是吸引创业者的重要元素。以美甲为例,一瓶好一点的指甲油,成本不过二十多块,可以给至少20个人用。

  O2O行业资深观察者、亿欧网创始人黄渊普对《金证券》记者表示,在O2O各细分行业里,之前创业集中在轻决策的餐饮、电影,现在逐渐向汽车服务、美业、婚庆等重决策领域。所谓的重决策是指客单价以及对人的影响力较大的领域。以理发为例,它影响着一个人的形象,如果对剪的发型不满意,可能一个月都不开心。他指出,从去年开始,美业O2O呈现渐起之势,特别是河狸家这样的创业榜样的出现,吸引更多创业者和投资人关注这一行业。

  孟醒坦言,河狸家的成功借了O2O的东风,“如果河狸家是做自行车补胎业务的,我想无论如何没法太值钱。但O2O确实是今天风口浪尖上的东东,无论美国还是中国,这个概念火得一塌糊涂,河狸家美甲刚好在这个时间段切入,甚至短短时间迅速超过500名美甲师,日单量已上千”。

  不过他同时预测,这一轮O2O融资的热潮,应该半年到一年内就该降温了—不是说O2O本身,而是资本市场的投资热情往往和企业发展节奏,是不匹配的。

  确实,不是所有的尝试都得到了回报。3W咖啡创始人、拉勾网董事长许单单也曾打算在美业O2O市场大展拳脚,结果却铩羽而归。许单单创办的放心美是理发领域的O2O,用户可以根据头发长短、地理位置、对应的价格来搜索自己满意的发型师并电线万元天使轮融资。仅仅半年之后,无疾而终。

  美猫网络科技联合创始人皮猛猛对《金证券》记者说,创始人黄智雄和他有多年的O2O行业经验,认为该领域正处于“风口期”,调研发现美业O2O的被开发得较少,存在大量机会,所以果断放弃之前的生鲜O2O项目,而他们的投资人亦认可这一选择。

  皮猛猛说,之所以选择美甲为切入口,是因为美甲的单价和消费频率较高,而且相较美容美发等上门服务,需要携带的工具较少,也不会造成头发屑满地的尴尬情况。

  一位喜欢美甲的白领对《金证券》记者说,上门服务对宅女来说确实有诱惑力,但同时会担心出现安全问题。

  皮猛猛说,如果顾客或是美甲师对安全有担忧,会建议他们相约在公开场合进行服务,例如在咖啡馆或是利用午休时间在办公室美甲。他进一步分析说,这个行业的复杂程度是超过预期,包括如何设计微型工具箱来方便美甲师上门服务等细节都需要考虑。“我们必须打通整个服务流程上的痛点,才能说服美甲师打消顾虑,信任这个平台。”

  美甲O2O平台还必须做好用户“过河拆桥”的心理准备,用户和网上预约的美甲师逐渐熟悉后,有可能会直接跳开平台直接联系美甲师。对于这种状况,皮猛猛说,他们并不过分担忧,在平台不对美甲师和用户收费的情况下,这种现象不会大规模出现。而且用户通过平台预约,相当于我们在用平台信誉背书,如果消费者对服务不满意,我们可以要求美甲师返工,而私下联系者若出现纠纷则很难处理。

  美甲O2O的难处还不止于此,最大阻力来自美甲店。皮猛猛调研发现,美甲店对于O2O平台有很强的抵触情绪,担心会被挖走客户和美甲师,所以会阻止美甲师在平台注册。

  黄渊普对《金证券》记者分析称,这种对决关系不难理解。美容行业历来走的是卖卡充卡的盈利模式,消费还没开始钱已到手。而这在互联网人士看来,不是健康的商业模式,有点“庞氏骗局”的意思,所以希望通过透明的平台模式绕过充卡这块难啃的骨头。

  美甲O2O的目的是解放美甲师,不仅将传统行业中美甲店为主导的关系转变为以美甲师为主导,最关键的是改变了定价模式。孟醒曾分析称,本来跟美甲服务定价紧密挂钩的不是美甲师的技艺,而是店面的地段和装修,加之美甲店老板的抽成,其实美甲师最后拿到手的钱只有 1/3。而通过美甲O2O平台,美甲可以根据手艺自主定价,虽然价格是门店价的5折,但其实更挣钱。

  皮猛猛说,平台不会过早考虑抽成等盈利模式,前期最重要是做好美甲师的服务,吸引他们聚集到平台上,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用户,形成滚雪球的效果。据了解,正处在推广阶段的河狸家,目前亦尚未和上线的美甲师提分成。有分析认为,美甲O2O目前是跑数据阶段,让美甲师尝到了甜头,一旦形成依赖,盈利不成问题。

有话要说...